联系电话:400-033-212
现代管理
项目回顾

当前位置:雅博体育在线平台 > 项目回顾

DRAM教父高启全为何宣布退休?筹资踢铁板、半年报“这数据”见端倪

作者:张国荣 来源:雅博体育在线平台 发布时间:2021-11-07 00:14

10月初,“台湾DRAM教父”高启全正式从中国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退休。    图 : 今周刊 / 提供

10月初,“台湾DRAM教父”高启全正式从中国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退休,他的离开也让紫光内存大计的未来,打上了一个大问号。

2015年台湾DRAM大厂华亚科董事长、南亚科总经理高启全,宣布加盟中国紫光集团,当时震动台湾业界。身为台湾内存产业的指标性人物,跳槽紫光集团,引发外界热烈讨论。

时隔5年,高启全又抛出震撼弹,宣布离开紫光,打开退休后的创业新路。正逢紫光陷入财务疑虑之际,他的离开不但让紫光的未来更引发关注,也出现诸多热议。

曾经提出集成美国、台湾、中国内存产业对抗三星的高启全,先后出任紫光旗下的NAND Flash厂长江存储代行董事长、NOR Flash厂武汉新芯执行长。去年,紫光宣布组建DRAM事业群时,也委由他担任执行长,可说是颇受倚重。

建厂计划延迟 发公司债未果

岂料紫光的DRAM大计才进行年余,他却在约满后宣布退休走人。外界普遍认为,紫光紧绷的财务压力及国际情势发展,导致高启全的中、台集成之梦难圆,恐怕是他决定去职的真正主因。

从今年8月披露的紫光集团半年报可得知,今年上半年紫光总债务达2029.38亿人民币,虽然资产负债率较去年同期减少,来到68.41%,不过有息债务总额仍高达1566.9亿人民币,其中在1年内到期的债务更高达814.3亿人民币,代表未来1年还债的压力居高不下。

而紫光归属母公司净损达33.8亿人民币,今年上半年紫光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,转为负数,净流出41.64亿人民币;高启全坦承,紫光过去因投资太多,现在压力比较重。有半导体厂商透露,目前紫光在重庆、成都建造内存晶圆厂区的计划,纷纷出现延迟,加上在另一家中国晶圆厂武汉弘芯传出跳票的背景下,未来中国政府是否出手资助紫光,继续完成内存拼图,成为业界一大疑问。

紫光是中国最受瞩目的半导体企业之一,拥有北京清华大学的“校企”背景,投入“从芯到云”的经营战略,自成立后就以大手笔并购著称,像是以17.8亿美元鲸吞IC设计公司展讯,以及用22亿欧元跨国并购法国智慧卡片芯片公司Linxens,另旗下有紫光展锐、紫光国微、紫光存储、紫光同创等IC设计公司,另在云端资料中心业务领域,也有新华三、紫光股份等布局。

在晶圆厂方面,紫光近年推出的盖厂计划相当激进,先是宣称斥巨资在南京、成都、重庆,兴建内存晶圆厂;另外根据高盛统计,长江存储在武汉240亿美元的建厂计划,号称完工后,NAND Flash月产量将可高达20万片;今年4月更宣布研发出128层的QLC 3D NAND,成为NAND Flash界的新兴势力。至于武汉新芯则开始替中国IC设计公司兆易创新代工NOR Flash,切入多片晶圆堆叠等新兴技术平台,显示紫光即使财力窘迫,仍无损其勃勃雄心。

然而,紫光财务压力依旧不可小觑,从紫光2023年到期、在香港证交所发行规模达7.5亿美元的债券走势,可窥知一二。紫光债券价格呈现崩跌,从去年高点81.46美元迄今年9月底为止,曾来到45.18美元新低。

而过往紫光在境内、境外大发公司债的融资手法,似乎开始踢到铁板。紫光去年原本计划发行百亿人民币的“一九紫光○三”债券,最后却以“近期市场波动较大”等因素取消。自2017年起,紫光与两组国企签过的投资协议书,最后均以失败告终。虽然今年6月时,紫光又宣布取得重庆国企“两江产业集团”的投资意向书,但若年底前未执行,协议将自动解除。外界都盯著紫光董事长赵伟国,看他如何拆除财务风暴的引信。

(本文获《今周刊》授权转载,更多内容,请参阅最新一期《今周刊》(第1243期)

 

10月初,“台湾DRAM教父”高启全正式从中国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退休 曾经提出集成美国、台湾、中国内存产业对抗三星的高启全,先后出任紫光旗下的NAND Flash厂长江存储代行董事长、NOR Flash厂武汉新芯执行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