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电话:400-033-212
现代管理
人力资源

当前位置:雅博体育在线平台 > 人力资源

雅博体育在线平台注册:陈昭南观点》现代版“冰与火之歌” 人权价值对抗战正在上演

作者:张国荣 来源:雅博体育在线平台 发布时间:2021-11-19 15:51

加拿大国会22日全数通过议案,认定中国在新疆压迫维吾尔人的作为是“种族灭绝”。   图:取自加拿大国会推特

继美国之后,2月22日,加拿大国会以266:0的压倒性票数,通过了认定中共对维吾尔人的暴行为“种族灭绝”。各国际媒体报导称:在本案中,杜鲁道与他的内阁成员弃权,不过自由党的“后座议员”普遍投下赞成票。“后座议员”是指执政党议员中的非内阁成员。

然而,中共驻渥太华大使丛培武否认中国犯下外界指控的种族灭绝行为。丛培武在加拿大国会议员表决前受访时说:“西方国家没有立场对中国的人权情况指指点点。新疆地区根本没有所谓的种族灭绝情况。”他甚至指责加国“这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,是对14亿中国人民的恶意挑衅。”

2月24日,中国官方媒体报导,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陈旭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3次会议高级别会议一般性辩论发言中表示,“个别国家基于对中国的偏见和误判,在高级别会议上就涉疆问题对中国横加指责,中国坚决反对,也绝不接受。”

不过,2月25日,荷兰国会接力通过一份无约束力议案,称中国在新疆对待维吾尔人的行为属“种族灭绝”,荷兰成为欧洲首个作出相关声明的国家。

庞佩奥开第一炮:中共犯下“危害人类罪”

图为人权团体游行呼吁中国关闭新疆集中营。 图:翻摄自iHH推特

上个月19日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(Mike Pompeo)赶在卸任前一天透过书面声明,正式认定中国打压新疆维吾尔族与其他少数民族的作为,构成“种族灭绝”(genocide)。声明中表示,经审慎检视相关事证,认定中国正对新疆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进行“种族灭绝”,自2017年起犯下任意拘捕、剥夺人身自由及强迫节育等违反人道罪。国务院的此一声明在结论写道:

〝美国进行了详尽的工作,以揭示共产党和习近平总书记希望通过混淆,宣传和胁迫而隐藏的东西。北京在新疆的暴行是对维吾尔人,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地文明人民的极端侮辱。我们不会保持沉默。如果允许中国共产党对自己的人民实施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,请想像一下,在不久的将来,中国共产党将勇于为自由世界做些什么。〞

根据联合国1948年通过的《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公约》(注:当时的签约国是中华民国):

“本公约内所称灭绝种族系指蓄意全部或局部消灭某一民族、人种、种族或宗教团体,犯有下列行为之一者:

  (a) 杀害该团体的成员;

  (b) 致使该团体的成员在身体上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;

  (c) 故意使该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,以毁灭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;

  (d) 强制施行办法,意图防止该团体内的生育;

  (e) 强迫转移该团体的儿童至另一团体。”

而,衡诸事实,当前中共在新疆所触犯的显然不只有一项,甚至是每一项都被大量侵犯了。

王毅:美方应尊重民族尊严和国家发展权利

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。 图:中国外交部/提供

就在加拿大国会通过认定中共对维吾尔人的暴行为“种族灭绝”的同一天,中共外长王毅在北京的一场“蓝厅论坛”开幕式致词时向美国喊话说:中美关系重回正轨4点建议,首先是相互尊重,不干涉彼此内政。王毅要求美国,“停止纵容甚至支持台独分裂势力的错误言行,停止在香港、新疆、西藏等中国内部事务上损害中国主权和安全。”他还称,希望美方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、民族尊严和发展权利,“停止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治制度的抹黑诋毁”。

现在,很明显地,西方国家和中共政权领导人们所认定的“人权”价值已是南辕北辙。而且根本就是火车对撞式的一场灾难性战争。

本来人权议题高于国家位阶上,因此被认定并接受为普世价值。但中共的“政治制度”或以习核心为指导的共产党人之政治思想,显然并不如此认定,更不曾接受过此一“普世价值”的国际签署效力。相反的,中共长期透过国际统战和收买方式而一直努力要改变西方文明对“人权的定义”。

2015年9月28日习近平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发表题为《》的讲话,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这概念才开始受到世人广泛关注。

习核心思想之一:国家发展权利对抗人权

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。 图:取自中国政府网(资料照片)

习近平在2017年1月17日的达佛斯(Davos)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开幕式上,以《》为题发表演讲;同时对全球经济领袖们倡议“要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(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)”。习近平在该次论坛上强力诠释诸如:“坚持协同联动,打造开放共赢的合作模式。人类已经成为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,利益高度融合,彼此相互依存。每个国家都有发展权利,同时都应该在更加广阔的层面考虑自身利益,不能以损害其他国家利益为代价。”、“国家不分大小、强弱、贫富,都是国际社会平等成员,理应平等参与决策、享受权利、履行义务。要赋予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更多代表性和发言权。”、“要践行承诺、遵守守则,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取舍或选择。”

在这次漫长的演讲中,习近平援例卖弄式地疾呼:

〝“积力之所举,则无不胜也﹔众智之所为,则无不成也。”只要我们牢固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,携手努力、共同担当,同舟共济、共渡难关,就一定能够让世界更美好、让人民更幸福。〞

习氏长达8000字的演讲对于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的关键论述,简言之,无非只是要表达一个基本概念:“要用对话取代冲突、大国尊重小国、而且每一个国家都有发展权,可以依自己的状况决定要怎么发展自己国家的经济。”

旋于隔日的1月18日,习近平继续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题为《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》的主旨演讲。在结论上再强推说:

〝中国古人说:“善学者尽其理,善行者究其难。”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个美好的目标,也是一个需要一代又一代人接力跑才能实现的目标。中国愿同广大成员国、国际组织和机构一道,共同推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进程。〞

发展权被写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决议文

联合国人权理事会。 图:取自推特(资料照片)

2017年2月10日,联合国社会发展委员会第55届会议协商一致通过“非洲发展新伙伴关系的社会层面”决议,“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”被首次写入联合国决议。

2017年6月的人权理事会第三十五届会议(HRC35)上,中国在人权理事会(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)提出决议案,标题为《经济发展对全部人权的贡献》(The contribution of development to the enjoyment of all human rights.)。美国虽然当场表态反对,但是人权理事会投票结果,中国的决议案获得30票赞成、13票反对,所谓“国家发展权”正式被纳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于世界人权的定义之中。自此,“习思想”跃升为世界新潮流舞台。

2017年10月,“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”写入中国共产党党章。同年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被写入联合国的“不首先在外空部署武器”决议。

2018年3月11日,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被正式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。

去年,2020年6月的会议中,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“承认各种人权是普世、无法分割、且互相依赖的,因此再次确认发展权是普世、无法分割的全体人权的一部分。”(Recognizing the universal, indivisible, interdependent and interrelated character of all human rights, and in this regard reaffirming the right to development as a universal and inalienable right and an integral part of all human rights.)

中共:国家的人权,其他国家不得干涉?

缅甸爆发军事政变以来,人民反中情绪也日渐高涨,因为政变幕后里直指北京。 图:翻摄自联合国特别程序推特

政治学博士王宏恩教授(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)在2020年10月15日曾撰述的专文《》中对此有效清楚的说明:

〝发展权跟发展式人权,都是给国家至高无上的权力,为了要发展经济,要做什么都可以,因为各国可以自己选择发展经济的方式,其他国家无权干涉。在此定义之下,中国合理化了针对少数民族的同化、集中营政策、宗教迫害,也给了各国绿灯这样干,为了经济大义想强拆就强拆,因为这是“国家的人权”,其他国家不得干涉。很显然地,中国也会同样把其他问题放进这个大帽子内,包括香港议题、台湾议题,也同样能用发展权这个逻辑包下去,控制台积电跟汇丰银行当然是国内经济议题,要求其他国家不得干涉。〞

按照这样的“国家的人权”之论述,缅甸军方宣称基于国家经济发展之需要而对民选政府发动政变,并对人民示威抗议活动强力镇压,均属缅甸内政问题,岂容外国势力说三道四或意图介入干涉?

王宏恩教授对此论点有精辟衍申,他在专论中继续写道:

〝而发展式人权,更给了各国避开人权争议的大门,只要大喊说我国经济发展还不够,因此先拚经济,人权未来再说。这有两个大问题,第一个是变成只有政府才能决定何时“经济够”,而追求权力的政府永远不会说“今天经济够了,我们来开个言论自由吧”。第二,很多人权保障,并不需要政府很大的预算去提供,只要政府不压迫、派警察冲进来就好了。因此,这整套其实是一种文字游戏。〞

美国创建的国际守则已换手给中共重新制定?

美国前总统川普(右)曾多次公开声称习近平(左)是他很好的朋友。 图:取自推特

这就是美国姑息主义下的必然结果,人类历史也好像总是在重演过去的“教训”。当集体“很不小心”的陶醉在“一起发大财”之欢笑声中,美国在联合国的世界领导权已悄然转移到中共手上。由美国一手创立的国际政治游戏守则,也在不知不觉间换手改由中共来主持制定了。

值得提醒的是,当中国以温水煮青蛙的模式偷渡这些话语权的时点,主要是发生在2015到2020年之间,而这些年分主要又都发生在川普总统任内,更讽刺的是,在那一段日子里,川普还多次对著记者群声称习近平是他很好的朋友。

这些憾事,到了2020年中以后,美国政府才像是大梦初醒似地“哀爸叫母”。《美国之音》在2020年2月10日刊载的《》报导中引证美国智库国家亚洲研究局高级研究员纳德吉.罗兰(Nadege Rolland)于9月23日在国家亚洲局举办的一场“中国眼中的世界秩序,理论和实践”的视频会议上说:“当(中国的)这些知识分子思考中国掌管下的新世界秩序时,他们似乎拒绝了西方模式,转而回到中国过去的经验,试图从中国过去的经验,从‘天下’和‘朝贡’体系中得到灵感。‘天下’指的是‘世间万物’,‘朝贡’体系则是中国过去几个世纪以来,作为东亚的主导国处理国际关系的方式。”

中共创建新秩序:对小国予取予求的依赖关系

美国新任国务卿布林肯表示,美国正寻求经由选举重返人权理事会。 图:取自U.S. Department of State脸书

罗兰又说,中国设想的这个新秩序当然不是对朝贡体系的完全复制,在中共的体系中,还有列宁主义的成分。
罗兰和同事们用两年的时间,试图弄清楚中国眼中的新秩序到底是什么,最后,他们得出了上述的结论。

美国之音的报导也引述了另位受访者的说法。何天睦(Timothy Heath)是美国兰德公司国防问题高级研究员,他说,“虽然中国一直强调,国家不论大小、贫富和强弱一律平等,但是中国真正希望创建的是小国对中国强烈的依赖关系,这样中国可以对小国予取予求。他觉得,因为现代体系里不再有附庸国和藩属国,中国与小国的关系更像‘恩人’(patronizer) 和客户 (client)。”

美国前总统川普让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(UNHRC)3年后,新上任的国务卿布林肯(Antony Blinken)于2月24日透过视讯演说宣布美国将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表示,正寻求经由选举重返人权理事会。

布林肯是对总部在日内瓦的人权理事会发表演说,“本人乐于宣布美国将寻求2022年至2024年的人权理事会任期席位,美国恳请所有联合国会员国支持美国重返”。选举预定年底举行。

中共大外宣火力全开:把故事说好说满

联合国人权理事会13日改选部分席次,中、俄等人权声名狼籍的国家,竟全都当选。 图 : 翻摄央视新闻

布林肯也严词批评人权理事会的“伪善”,竟让践踏人权的国家成为会员。目前会员国包括中国、俄国、委内瑞拉、古巴、菲律宾。布林肯抨击:“人权纪录最恶劣的国家不应该进入人权理事会”。

如果,布林肯说的“普世价值人权”和中共所诠释的“国家发展权”根本是两条平行线的互斥冲突理念时,美国等西方国家所撑起的“自由主义”能赢得了日渐横行的“习近平思想”吗?

中共的惯性是,说一套做一套,换句话说,其意即是“好话说尽,坏事做绝”,中共此刻正厉行“把故事说好说满”的大外宣,已加速其火力全开的头号使命。多数台湾人临渊履冰体认最为深刻,但美国拜登政府对此也真能体认到家吗?也许可以为一些亡羊补牢的作为找到一些突破的反击战术高地吧?

作者陈昭南:曾任第二届、第四届立委、现任《》创办人

陈昭南观点》现代版“冰与火之歌”,人权价值对抗战正在上演